• 重庆侦探打心眼里感激妻子理解和大度
  • 孙艳是个老姑娘,父亲去世后一直挣钱帮着母亲供弟弟上大学,不知不觉把自己终身大事给耽误了。29岁那年经朋友介绍认识大奎,两人一见如故,重庆侦探打心眼里感激妻子理解和大度,谈5个月就结婚了。对于这桩婚事,很多人都不看好,村里人说什么风言风语的都有,可小夫妻俩却丝毫不理会,照样过自己的日子。

    大奎比孙艳大一岁,年轻时候在工地干活砸伤一条腿,痊愈后走路有点跛,大家都认为孙艳愿意嫁过来,一定是冲着他的赔偿金来的,就连婆婆琢磨后都觉得心里不踏实,所以新婚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,在饭桌上当着妯娌的面,要替孙艳夫妻保管工资卡。气氛顿时尴尬下来,孙艳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刚结婚就和婆婆为钱闹矛盾,外人知道肯定会说她有心计,为了家庭和睦她只好把卡交出来。

    妯娌两口子分家单过,孙艳也想和他们一样不受公婆管束,可婆婆不答应,她说小儿子已经分家出去,那大儿子就没有必要再单独开伙。大奎也在中间劝和,说孙艳在超市到晚上九点才能下班,有母亲帮忙做饭可以减轻负担,见丈夫说的在理,孙艳也就不再提分家的事。

    婆婆把儿子儿媳工资卡收走,每个月也会给他们各自500块零花钱,大奎心疼妻子,戒烟戒酒只留100吃早饭,剩下的全部偷偷塞给妻子买衣服,他知道母亲这事做的不占理,幸亏孙艳通情达理,换做别的姑娘估计早吵得不可开交,他打心眼里感激妻子的理解和大度,也更发自内心疼爱她。

    婆婆要强,在家里说一不二,经常在饭桌上说小儿媳花钱大手大脚,每次听到这个孙艳就只顾低头扒饭,她在心里猜测,不知道婆婆在外人面前是不是也这样说自己。因为婆婆嘴碎爱管闲事的原因,孙艳更加不想搭理婆婆,休息时候做完家务就回自己房间待着。

    娘家离得远,超市放假一天根本不够来回,自从结婚后孙艳便很少回娘家。弟弟想接母亲去城里生活,可母亲说住不惯高楼大厦不肯去,姐弟俩只好经常打电话回去,有时候孙艳想邀请母亲来家小住几日,可又怕婆婆那张碎嘴,毕竟一大家住在一起不方便,所以她想想还是算了。

    转眼三年过去了,女儿已经两岁,平时喝奶粉吃零食都是婆婆负担,可眼看要上幼儿园了,孙艳不禁发愁,她一直担心女儿会输在起跑线上,想送她去城里读幼儿园,可婆婆说花那钱做什么,婆婆不同意拿钱孙艳真拿她没办法,心里对婆婆的怨言又加深几分。

    前几天母亲突然病倒了,弟弟弟媳工作忙一时半会请不掉假,孙艳只好回去照顾,看病免不了需要钱,临走前孙艳鼓足勇气问婆婆要工资卡。婆婆一愣,去镇上一趟然后把卡交给孙艳,孙艳心里直犯嘀咕,婆婆不当场拿出来,恐怕是把里面的钱转移走了。孙艳又急又气,在车站看到有自动取款机,趁车没到站的功夫赶紧去查余额,输入密码后她愣了。

    只见上面显示的余额有40多万,孙艳和大奎一年工资加一起只有5万多,这三年就算不吃不喝也就15万,她好奇多出来的钱是从哪来的,莫非婆婆给错卡了?抱着疑惑孙艳拨通婆婆电话,结果婆婆告诉她卡没错,她把大奎那20多万的赔偿款也转到一起了,这三年家里所有生活开支和孙女的奶粉钱,用的都是公公打工挣的钱。如今这卡是物归原主,让孙艳以后自己保管,还说如果母亲生病需要用钱,让她自己做主。

    挂断电话孙艳泪流满面,她一直以为婆婆想截留他们的钱养老,没想到却是误解,婆婆不仅一点便宜没占,还把公公挣的辛苦钱都贴补他们。正如常言说的那般:母爱是最无私的。婆婆对这个家的付出孙艳是看在眼里,她决定以后再不和婆婆唱反调,这样的婆婆值得儿媳去尊敬。